首页  »  武侠玄幻  »  [淫印天使](第二部)(104)[作者:房东]

作者:房东
字数:503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104

            距离露出生还有十三天

  纪录者:泠

  蜜的体型没变,可我无论远看、近看,都觉得她比以前肥嫩;从头到脚,都
透着一股软Q的气息;算是个挺神秘的现象,和法术无关。丝是最先注意到的,
然后是泥;她们都揉了好几下眼睛,才把这讯息和我分享。

  通常,我们在说到「气息」一词时,是为了表达不安;围绕在身体周围,不
如雾那样柔和;通常是阴暗、尖锐,甚至是冰冷的。

  那些追杀我们的人,就带有这样的感觉;所幸,许多危难都已成为过去,明
应该是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类似的家伙。

  那种一旦遇上,就无处可躲的危难,暴雨还不足以形容,我想,比较接近冰
雹或雪崩;而其实,丝最近也很容易让我感到紧张。泥身为姊姊,曾跟蜜坦言:
「我只要待在她身旁,汗毛就会自动竖起。」

  我虽没表示,却在心里猛点头;像是让一个未受过训练的人,在缺乏装备的
情形下,独自进入热带丛林的最深处;就算能活着回来,也必定是受了不少伤。

  只到我腰部高度的丝,外表和声音都很迷人。而她发情时,竟然比蜜还要像
一头野兽;可怕的孩子,在和明接触之前,就常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  一旦丝的次要触手开始磨牙,我的脑中也会响起警报声。

  在得知明的存在之前,蜜曾说过:「丝的这些毛病,无益于找到喂养者。」
不过,到最后,她还是决定派丝去试试。

  再怎么说,丝的外型也比我或蜜都要来得讨喜;之所以不让泥打头阵,是因
为「就客观的来看,丝比泥更容易让人失去戒心。」蜜说,勉强打起精神,「送
上门的虽不是人类,却有着幼女外型;对许多人而言,这实在是难以抗拒。」

  除诱惑对方外,或许,还能够引起同情;拥有这两项优势的丝,可说是赢在
起跑点上。

  除此之外,丝也常提出一些我们很难想到的点子;多半都不正经,却是脑筋
灵活的证明。

  从以前到现在,丝都很擅长应付突发状况;而要说到突显自己的优点,她也
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。

  一开始,我和蜜只是猜测,并抱持一点期望。而过没多久,丝就遇见明;我
们都同意,不会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。

  虽然,丝之后曾说:「主要还是靠运气。」这是谦虚的表现,但一直到今天,
我们也无法完全否定;即便有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与计画,丝的行动顺序,还是和
我们期待的不太一样;在实际与明接触时,丝表现得很急、很强硬。

  蜜在得知此事后,竖起耳朵,说:「她毕竟太年轻了。」

  丝吓到了明,却没有因此死去,很显然的,丝的外型、措辞与性技巧,都很
合明的胃口;还是得要这样才行,不然就惨了。

  要是派我去,大概又会像以前那样,面对一个尖叫、逃跑甚至口吐白沫的人;
即便对象是明,也只是从百分之百变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。没有丝为她带来良好
印象,我是一点机会也没有。

  蜜倒是有多一点胜算,我想,这很合理;毕竟在人类的历史中,犬科动物总
有着特别的地位;而与家犬发生性关系的人,也并不是十分罕见。

  总之,我是所有触手生物中,外型最可怕的;每次想到这里,我都会叹好长
一口气。

  这两周,我倒是没那么沮丧;由于一直有好事发生,所以我们都难以像过去
那样,整天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;特别是看到蜜完全不警戒的样子,我想,忍不
住笑出来;银白如雪的毛发,灰蓝色的眼睛。

  其实,蜜的鼻子和毛发摸起来有些冰凉,却还是给人暖呼呼的视觉印象;真
有趣,即便是错觉,却这么强烈。

  明的影响,不仅针对个人;足以令肉室内的一切都变得甜美、温润,而糖或
酒精都无法带来这种效果,这就是喂养者的力量。与之相比,我们的法术与才艺
都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实在忍不住的我,又看一眼蜜;身为我们的领袖,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,她
都过得很紧张。

  如今,蜜露出柔嫩的肚子,看来满是破绽。毛绒绒的她,可以藏身在玩具堆
中。虽然,她再怎样也不可能像真的布娃娃。前天,丝就曾说:「除肌肉与骨骼
的触感外,蜜的味道尤其不像。」

  令我意外的是,明的房间内没有布娃娃;这表示她在很小的时候,就比其他
女孩还要来得阳刚?听说,她曾经在写给圣诞老人的愿望清单中填上「沙袋」两
字。

  思考到这里,我晓得晚点该和明聊些什么了。

  昨天,明看完一部老电影,比平常晚睡;我想,她的起床时间会往后移至少
二十分钟。这表示,泥会有更多时间准备早餐;我除看到水果沙拉的材料外,烤
炉里也已经摆了几份无发酵麵饼。

  在太阳升起前,我还闻到咖哩的味道;泥已经丢入一堆海鲜,最后会配上煮
得恰到好处的长米。

  「精采。」我说,蜜也点一下头。泥很专心,没做出回应。

  白色、橙色与绿色的东西在锅子里打滚,看起来不像是寻常餐馆里的料理;
光材料费就很惊人,不输给蜜前阵子购入的酒;除了要求新鲜之外,种类也很複
杂;有几辆车在门口来来去去,是泥订购的东西送达,由丝负责接应。

  前阵子,蜜曾对我们说过:「为了明,钱不是问题!」

  我很同意,因此也没使用太廉价的布料。要是明没有出现,凡诺留下来的贵
金属,就只是给我们陪葬而已。

  我一边注意时间,一边确定衣服是否都准备好了。今天的气温不低,湿度却
很高;我想,可以让明穿那件红土色娃娃装,配洋红色的裙子。没意外的话,她
应该会在穿上前就发现,背后的布料比寻常的袍子还要松垂;形成的空间比兜帽
要大得多,纯粹是用于装饰;一般人若匆匆瞥过,不会发现她是孕妇;这种不突
显身材的设计,应该能让她觉得更加舒适。

  丝在先看过一遍后,说:「不那么强调肚子,是有些可惜,但是该换换口味
了。」

  蜜也走过来,说:「最主要的,是更为透气。」

  明的以前习惯,是每件外出服都尽可能穿一整天。而最近,至少有一件,她
只会穿不到半天。

  「通常就是早上这一件。」我说,深吸一口气。点一下头的丝,接着开口:
「理由我们都清楚得很。」

  今天,我要和明约会。她是在昨天睡前通知我的,还说:「我要好好抱抱你。」
接着,她亲吻我的脸颊;回想起这一段,我从舌根到额头都发烫。

  为预习搂抱时的动作,我先准备好一面镜子,再把一堆棉被用童军绳绑住。
丝看到了,笑着说:「你是我们之中技术最好的,居然还会为此紧张。」

  「面对喂养者,务必要谨慎。」我抬起头,说:「这是蜜一直提醒的。」

  「我晓得。」丝说,右手食指放到下巴前,「前几天,蜜还拿一颗苹果舔个
老半天呢。」

  蜜的舌头功力一直都很不赖,却也不忘练习;据了解,那颗苹果后来被舔掉
表皮,比用刀削要漂亮得多;要做到这种地步,得花多少时间啊?我猜,一个小
时应该跑不掉。

  我只抓着棉被不到两分钟,就把注意力放到其他问题上。

  明没有说要去哪边玩,只说:「大概会在接近中午时外出。」

  无奈,今天的气象预报却说:接近中午时,有可能会下大雷雨。

  「真不巧呢。」我说,低下头。丝在得知这项消息后,开口:「乐观一些,
现在多下一点雨,未来才有可能出大太阳。」

  大太阳,我想,蓝天、白云;若和夏天一样,明就会穿上短袖、短裙;汗水、
扇子和草帽,再来一碗冰品;那得等好一阵子,且只要没到三月,最多上二十四
度。

  艳阳下的明,很适合用唾液妆点;若我弄来一罐椰奶,一定很好玩;比乳汁
要稠,比精液要稀,很好控制;黏乎乎的孕妇,甜甜、香香;想到这里,我的鼻
子喷出两道热气,眼中的光芒也迅速扩大。

  先涂在明的背上,然后是乳房、肚子和阴唇,最好连阴道里也抹一些;在被
大量的淫水稀释后,画面会更加色情;噢──真是太过瘾了!

  时间还早得很,却如此期待;这样的我,实在很下流。

  所幸,几分钟前,丝和蜜都回到肉室里;而我总觉得,这事不可能一直隐瞒
下去。

  果然,过不到几秒,泥就注意到我的情况,「你在想色色的事对吧?」说完,
她左手插在腰上。

  同样是受到蜜的训练,泥除常陪在明的身边,还总是和丝在一起;必须得早
一步察觉丝的发情程度,才好应对。

  「丝就算了,你啊,得要尽量像个绅士才行。」泥说,没特别压低音量。过
不到五秒,丝从肉室里探出头来,问:「姊姊,你是什么意思啊?」

  「就是泠不能变得跟你一样。」泥说,皱一下眉头。

  这阵子,泥算是过得有些辛苦;应该是这样,我其实不太清楚。

  丝回到客厅里,说:「可是,明就喜欢他化身为禽兽的样子。」

  我想,丝是在间接暗示,明一直都很能接受她性欲高涨时的离谱表现。

  握紧双拳的泥,马上吐槽:「明才没那么说!」

  丝挺起胸膛,再次开口:「明喜欢用行动表示,而她也喜欢姊姊化身为荡妇
时的──」

  「你这家伙!」泥大吼,眉头紧皱;举起双拳的她,每只次要触手都咬着牙;
尽管看来非常火大,她却没有碰触到丝的身体。

  我注意到,泥的体味变浓不少;这表示,她同意丝的说法,只是不想被如此
强调;昨天和前天,这两位都没有在明的床上缺席;由于情况一直都很複杂,所
以从刚才到现在,我都没做任何表示。

  丝见气氛不错,想延续刚才的话题;往右转头的她,问:「那蜜咧?」

  过约两秒后,蜜也从肉室里探出头来,说:「我是一只狗,自由度高得很。」
她吐出舌头,右边嘴角舔到左边嘴角;眼神还是很尖锐,看起来却一点也不严肃。
接着,她抬高尾巴,发出有点淫秽的笑声:「嗯哼哼哼哼……」

  如此轻浮的模样,蜜应该还没给明看过;是为了以后能让明吐槽她,现在正
加紧练习吗?

  虽知道蜜已经学会放松,我们在实际看到时,还是会吓一大跳;经典反应为:
愣在原地,脑袋一片空白。要是轻易的说「真不像她」,实在不太公平;为生活
而扮演的角色,不可能是真面目。

  可真的,日子一久,别说是蜜了,连我也无法轻易确定自己的真面目究竟是
什么样。

  因为蜜和明进行梦境连接,所以接触到许多尘封已久的记忆;现阶段,我先
这么猜;更详细的内容,蜜都没跟我们说;我们也不急着问,毕竟,要尊重各人
的隐私。

  反正只有好事发生,我提醒自己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过一阵子,我也想和明
进行梦境连接;次数嘛,当然是越多越好,但不该抢走其他人的机会;此外,我
们不该让喂养者大人连在休息时都不得安宁。

  在蜜回到肉室里后,丝说:「以前,我认识的蜜可不是这副模样呢。」

  我抬起头,说:「早年她若是活在幸福中,就会变成这样。」

  泥点一下头,开口:「多亏了明,让我们都可以安心做自己。」尽管如此,
她却对丝近日频繁展露出的真面目很有意见。

  抬高眉毛的丝,不仅一点也不惭愧,还很享受泥的瞪视。

  还剩下一点时间,我决定要和她们谈一下今日外出的行程。大家都晓得,我
比较偏好在室内活动。

  于是,昨晚在明睡着后,我又花了不少时间上网;身在先进都市里,每个月,
都会有不少展览;我买了原子笔和笔记簿,记下地址和内容。可到了今天早上,
我才想起,自己根本就没有好好研究过明的兴趣。

  丝拍一下我的背,说:「把自己觉得不错的东西先推荐给明,这样也没啥不
好啊。」

  泥点一下头,建议:「通常,可以先从看电影或逛百货公司开始做起。」

  游乐场应该也不错,我想,反正里头不少区域都设有遮雨篷。前几天,我还
做了一把非常大的伞;和明一起撑,最多只会弄湿鞋底,只是──

  「明和丝前天才去过。」我说,丝强调:「问题不在这边。」

  泥在确定过咖哩的保温状况后,也说:「今天会下大雨,又是星期二,游乐
场想必没什么人;虽然放寒假,但只要乌云密布,不少人都宁可待在家中。」

  的确,这样我和明东逛西逛,也只会看不到十组客人;即便有工作人员,在
那种开阔的环境下,心情就是会受到影响。

  「还有一点,」丝说,动一动眉毛,「在怀着露的情况下,明能够玩的游乐
设施已经非常少了。而你的身高超过两百公分,搭摩天轮可能要缩着身体。」

  泥动一动眉毛,强调:「就算你不会觉得不舒服,明也会过意不去。」

  根据网路上的资讯,那座摩天轮是园内数一数二古老的游乐器材;重要零件
与油漆都有更新,但仍是几十年前的设计;那时,国内的平均身高,比现在还低。

  很合理,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可给我带来的打击却不小;咖啡杯
或云霄飞车就算了,连搭摩天轮都不行,脑中的美好构图又少了一堆;差一点,
我就要哭出来。

  在丝和泥准备安慰我的时候,明醒了。不要一分钟,我就重新振作。不能因
为这点小事,就影响明一天的好心情;约会的事,我会另外想办法的。

  只要听到明的哈欠声,我胸口的紧绷就会立刻舒缓。

  明在用毛巾擦过脸后,就抱着我的手臂,以脸颊、颈子和乳房使劲磨蹭。说
真的,我对我自己都没这么有安全感;在不久前,明看过我身上满是甲壳的样子,
而一直以来,她都不认为我会伤到她。

  不是因为刚睡醒,所以较为粗心;明对相处超过十年的邻居,与同住一个屋
檐下的姊姊,也不会信赖到这种地步。

  如此强烈、单纯的爱意,我不想辜负,却又对自己没什么信心。2